大众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搜索
查看: 24639|回复: 109

[百姓话题] 难忘岁月里的记忆——“山东老转儿”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15 1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难忘岁月里的记忆——“山东老转儿”

      “山东老转儿”这个称呼,是西北当地人对山东转业兵的特殊称呼。许多年来,一些凝聚在岁月里的记忆,已牢固地刻于心底,永远也无法抹去。
      六十年代末,山东军区一个整编野战工兵师,六千多人,奉命北上,调防至北方边境线,到达后直接隶属北京军区。有层层传闻,说这批兵北上的目的,一是为东北面那个小岛巩固军事力量,二是要在当地“粘土里面掺沙子”,三是防止北面一些穿长袍的,与曾经的黄头发老哥联合起来生事,据传两个邻居走得很近乎。我的父亲,也在这支戍边队伍中。父亲所在的工兵营,属于加强营建制,二百多人,在靠近中蒙边境的一个大山深处打造防空洞,那里距离边境线不足一百里地,是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的家乡。
      两年后,父亲所在部队,在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后,胜利完成国防施工作务,其中部分兵面临转业,经北京军区报军委批示,这批转业兵被留在西北支边,我父亲即是其中一员。经过短暂的休整,统一分配到荒无人烟、被称为大后方的地方,与其他开发者一起,建设一座钢铁厂,用以保证国家建设的需要,尤其是国防建设的需要。那个年代,物质元素的匮乏,凸显了精神元素的活跃,头年春天动的工,第二年七一便炼出第一炉铁,做为当年的建党献礼。在这批先遣建设队伍中,五百多人,山东转业兵占了三分之一。
      我真正听到“山东老转儿”这个称呼,还是在那年夏天,我父亲一位很亲近的同乡加战友,他在矿山工作,那天下午被埋在了意外塌方的矿石堆里,留下两个不大不小的孩子。那是自钢厂正式投产后,因公殉职第一人。在消息传报的过程中,当地人首次用上了特殊称呼,“那个陈实元,对!就是那个山东老转儿,今下午被矿石砸死了,听说他老婆哭晕了多次。”
      从那以后,这个称呼会时不时传入耳际,我常常有种置身其中的感觉,感觉自己成了“小山东老转儿”。
      那时,在部分当地人眼里,我父亲他们,不过是一群穷得叮当响的外来农村转业兵,身上除了兵味,其他一无所有。许多人都说,山东老转儿,过日子是最抠门的,家里是最脏的,孩子是最邋遢的。每每听到这些,我都会莫名难受半天。这些都属实,然而这些由贬义的最字垛成的印象里,却堆积着难掩的心酸。
      比如过日子,每家至少三个孩子,最多的五个孩子,上有老下有小,即使拿着微薄的工资,也支撑不到下次发工资,实在撑不住了,男人们就开始到厂部打借条,我数次见过包括父亲在内的男人们,跟在厂长屁股后面的那股子低下劲儿,男人的尊严,已完全沉没到家口饿瘪的肚子中。女人们怀揣借到的钱,戴着五颜六色的沙巾,骑着冈啷冈啷响的破自行车,一路叽喳着,到很远的乡下去买粮,最大程度地填补供应粮的不足,内心对粮食的灼盼,如同雪后的麻雀。我母亲也在觅粮队伍里,她常常清早出发,傍晚驮着半袋子玉米面,满身疲惫地回到家,先是喝上一大瓢凉水,然后抹两把混合着汗水与灰土的脸。我家姊妹三人,我是老大,下有一弟一妹,揭不开锅的时候,连刷锅水都会沿着碗沿,舔得净光。那时的街头巷尾 ,常常能看到三三俩俩的山东孩子,挎着大篮子,拿着小铁耙子,在富户人家倒出的炉灰堆上扒拉煤核儿,篮子装得越多,二次利用的越多,回家受到的表扬就越多,只是鼻子里的黑灰,得好几天才能干净,我就干过这事,不干也不行,母亲总是在煤仓快空的时候,吼着嗓子对我说:“快跟着大点儿的孩子!捡煤核儿去!”
      至于家里脏、孩子邋遢方面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大人们在厂子辛勤工作,一是为多挣俩钱多领份福利,二是响应号召,多快好省促进生产,家里孩子多,前头收拾后头脏,再加上刚走出农门的女人们,对于新领域新层次的卫生行为不太习惯,种种原因之下,卫生状况自然要比当地人家差一大截,当地人家的柜子,擦得能照出人影。 好些个山东人家的孩子,他们的爷奶辈们,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山东农村,根本不可能来照看他们,厂部开办的幼儿园里,极少见到山东人家的孩子,没钱送,也舍不得花钱送进去,只好“圈养”或“散养”着。“圈养”的孩子,被锁在家里,自然会反了天,就连我这个号称很听话的孩子,也做出了找揍的事情,我从母亲那个陪嫁小黄箱里,翻出五十元钱,然后踩着板凳爬上煤仓,趴在墙头上,扬着手里的钞票,对着过路的邻居大喊:“叔叔,帮我买一毛钱的糖块儿!”那时候,一毛钱能买十块水果硬糖,邻居拿到钱后交给了我父亲,父亲回家就给了我一巴掌。“散养”的孩子,吸溜着大鼻子,甩着脏乎乎的袖子,裹着成团的虱子,像群灰溜溜的小老鼠,在厂区内外穿梭着,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了厂容厂貌。
      只是无论是“圈养”还是“散养”,都难免会发生意外。父亲的一位战友,离我家两个胡同,他七岁的儿子在厂区内玩耍时,不慎掉进了刚放完铁的水渣池里,水渣池温度大概800度左右。这个惊人消息,又伴随着那个称呼,秋风扫落叶般疾播开来,“周作祥家的孩子,就是那个山东老转儿家的孩子,掉水渣池了!”而那位失去儿子的母亲,很长时间都未开口说话,记得我偶然看到她时,她眼神呆滞,反应迟钝,头发竟白了一半,本就矮小的身子缩得更矮了。
      就是这样的称呼,叫的时间长了,竟然连转业兵家属们也跟着叫起来,我母亲就多次对我父亲说,那个谁谁谁,就是恁那批老转儿中的那个,然后怎么怎么。起初我听到母亲这样说,会向她投去埋怨的目光,嫌她跟着瞎起哄,渐渐地也就习以为常了。
      我的少年时期,是在极其痛苦的经历中度过的,因为身体原因,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去医院治疗。从一年级开始,直到五年级,我的语文老师始终没变,她是一位老转儿家属,是其中文化程度最高、最令人羡慕的。碰到她我很幸运,因为她常在课余时间,将我叫到办公室开辅导小灶,还会在到我家串门时,顺便辅导下我的功课,使我没有沦落为“退班猴儿”。她姓戴,同我母亲一样,戴老师也是在接到随夫通知后,才去的西北。记得第一次见戴老师时,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小板凳上,全班四十多个学生,全是厂职工子弟。戴老师往黑板上写字时才发现,她的右胳膊比左胳膊短一小截,致使她看上去写的很吃力、很滑稽的样子。我曾经为戴老师打过抱不平,有一个同学,比划着戴老师写字的姿势,让我用黑板擦丢到了对方头上。许多年过去了,我一直记得戴老师文静秀气的笑容,还有那只残疾胳膊。
      在山东孩子心目中,当地人家的孩子,大都趾高气扬,特别是那些父母身为一小官半小职的,更是眼神上扬,根本无法与他们竞涮存在感,总感觉矮半头。但有一点,学校的大喇叭里,从未出现过山东孩子违纪违规之事,相反,会在班级最需要出力的时候,努力付出。由于学校冬天以煤取暖,西北的冬天又来得很早,需要提前备好生炉子用的柴火,因此每到秋末之际,学校都会组织大规模的上山打柴活动,打的柴叫油柴,是一种小灌木,黑紫或棕红色的枝条,树皮光滑,因为它富含油脂,极易燃烧,即使将很湿的油柴投进火中,也会立即窜起蓝色的火苗。正是这些平日里貌似傻憨的山东孩子们,他们是打柴背柴最多的,也是班级里点炉子次数最多的。
      岁月如梭,这些山东人家的孩子渐渐长大,随着多年的体察与互融,当地人的眼光,早已发生质的变化,他们争着与山东人家联姻,甚至会亲自跑上门提亲,他们看中了山东人的良好遗传基因,还有一点,觉得当地人与外地人联姻,可以使下一代更聪明些。记得当年上我家门上提亲的人也不少,终归与其无缘。回到老家后,找了一个山东女婿。
      去年秋天,父亲当年一个班的两位老战友,他们比父亲回山东早,在得知我父母回到山东的消息后,通过多方联系,找到了我父亲,我母亲亲自下厨,做了一些可口饭菜,并留两人在家小住两日。他们边吃喝边回忆当年那段岁月,说着说着热泪盈面。其中一个抱头痛哭,因为他老伴儿前年因病去世,他看到我父母安和康乐,即触景生情。我父母也想起了因病早夭于西北的大儿子,孤零零地躺在那里,躺在那片日新月异的土地上。关于我的大弟,我已在其他文字中提及,每次提及,都会笔抖心颤。
      中年而至,许多回忆不断涌现。 做为一名“山东老转儿”的孩子,多年来,我对这个称呼,有着多味的理解与复杂的情感。我为自己的父亲曾穿过军装而光荣,为母亲不远几千里追随父亲而骄傲,为那些转业兵的纯朴奉献而自豪。在那片荒凉无际的土地上,正是他们,将山东人的忠实、坚毅、勤劳和善良,切实融入到了开发大西北的精神世界里,融入到了当地的民风民俗中,在我的内心世界里,他们永远代表着一种精神,在这种精神面前,任何文字都显得苍白。我在写那部关于山东转业兵的长篇小说时,每每忆起一些事例,都会以泪湿面,中断许久。同时,我的内心,也着实存有一种无言的痛楚,大概在任何一个地域,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划分当地人与外来人的情形,这种情形有时如沙荆般刺人。
      对于所有凝聚于难忘岁月里的记忆,我不知该如何用更好的语言来纪述,也不知该以怎样的思想,来诠释“山东老转儿”的全部内涵,我只有实事求是地,将刻在心底的东西一一如实纪述。


点评

谢谢望海,握手。  发表于 2017-3-15 17:39
一段“悲怆”的经历更加磨炼了大大小小的“山东老转儿”的韧劲儿,山东的荣耀永远闪亮在西北那片荒芜但被激情燃烧过的大地上  发表于 2017-3-15 13:23
发表于 2017-3-15 1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平凡的经历都是一笔财富!

点评

握手谢谢泉水儿,您说得对,每个人都会有存有一次又一次的不平凡经历,或许只有在栉风沐雨中,才会积累起相应的精神财富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6:48
发表于 2017-3-15 12:04 来自手机客户端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忆往事。

点评

握手问候朋友,嗯,回忆有时是身不由己的。谢谢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6:49
发表于 2017-3-15 12:35 来自手机客户端 | 显示全部楼层
难忘的记忆。

点评

感谢朋友关注,难忘岁月里,必会留下难忘的记忆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6:50
发表于 2017-3-15 1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又见夏花好帖子,写了一个老转业军人的生动亊绩,我说下什么叫“老转”,过去部队对不当兵回地方后共有三种称号:集体或直接按排去就业的发的证件是“转业军人证书”,义务兵役后战士退出现役的是“退伍军人证书”,干部复员是“复员军人证书”。不知现在怎么分类,我说的是我那个年代。

点评

下午好,感谢做出的解释,您这两天佳帖频现,从另一视角再现了责任心,向您学习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6:54
发表于 2017-3-15 13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心里 往外 流泪 - - -          .   还好 - - - ?  - - -   ?     也吧 !  看看今天的两会  总 理 说了, - - -

"好多事"  ,  会 好起来的   !   

点评

握手诚谢蛙友,理解您之深意,共愿一切越来越好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6:57
发表于 2017-3-15 1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段“悲怆”的经历更加磨炼了大大小小的“山东老转儿”的韧劲儿,山东的荣耀永远闪亮在西北那片荒芜但被激情燃烧过的大地上----其实我还是比较羡慕你的这段磨砺----它能让人活得更明白,更踏实,更坚强,更有情爱!

点评

握手深谢望海精诚之语。不仅仅是在西北一个地方,在全国各地都会有大大小小的“山东老转儿”,他们将精神的种子,辛勤植入了当地土壤,在那里开花结果……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01
发表于 2017-3-15 14:02 来自手机客户端 | 显示全部楼层
难忘记忆,磨难是财富,让我们更加珍惜美好生活

点评

自然好,说得对,风雨中,我们渐渐懂得了一切,懂得了珍惜与呵护,懂得了保留与思索……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04
发表于 2017-3-15 14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”我在写那部关于山东转业兵的长篇小说时,每每忆起一些事例,都会以泪湿面,中断许久。”——夏花写过长篇小说,原来如此,所以文笔、逻辑、思路这么好!

点评

董才过誉了,只是习作而已。虽然您上论坛时间不很长,但有着丰富的内心、执着的追求、心笔合一的文字,愿与您互相探讨,共同进步。真心祝福心想事成,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09
发表于 2017-3-15 1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
点评

谢谢流民,回赠春安愉快,一切如意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05
发表于 2017-3-15 1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
点评

谢谢朋友关注,握手问候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11
发表于 2017-3-15 1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得心酸,沉重,父辈们经历的付出的太多,真得不易,现在生活一切都好了,祝福父母亲健康长寿,好好地度一个幸福的晚年!也祝福夏花一切都好!全家平安幸福!

点评

素涵好,谢谢。实话说写这些时不由动容,有时明知回忆一些事情,是一种自虐,可还是会坚持写下去,或许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所在,同志也为落笔的释然而欣慰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15
发表于 2017-3-15 15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转业军人的后代终归根红苗正,
我们这些“狗崽子”活到今天怎能一个“以泪湿面”言之……

点评

握手问候仪仪,都会付出许多,忍受许多,总会有云开日出之日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19
发表于 2017-3-15 1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时候经历很丰富,喃很羡慕

点评

飞雁好,别羡慕这个,吃苦很多,只当积累而已。谢谢飞雁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23
发表于 2017-3-15 1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特殊的年代,特别的经历,特定的称谓,读完让人无限感慨。无论在什么地方,无论在任何时代,山东人的韧性和硬骨都铮铮作响! 掩面沉思,象是看到了那一幕幕西北生活的画卷,看到了一群活泼泼的孩子风一样的散在那片土地上-------
      期待早日读到夏花姐的长篇大作~

点评

谢谢如歌,一方水土孕育出一方品格,自会传承下去。如歌想象力丰富,像风一样的孩子,散在那片广阔的土地上,读着就很美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29
发表于 2017-3-15 15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难忘的岁月。。。。

点评

感谢兰馨,问好并致开心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30
发表于 2017-3-15 15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夏花,   “山东老转儿”的后代好样的

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


“山东老转儿”是我们山东的骄傲

祝福夏花一家平安幸福,健康快乐

点评

藕花,感谢您的热情与诚意。拥抱致谢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40
发表于 2017-3-15 1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完完整整地看罢此贴,心中五味杂陈、百感交集,有几个地方让人热泪盈眶,军人的后代无一例外地过早过多地见识了一些“额外”的东西。
       作为军人的子女,我们的童年酷似电视剧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《军歌嘹亮》中的孩子,依随着困苦成长,相伴着磨砺成熟。军人的基因,部队的熏陶使我们懂得了纪律和服从,所见所闻、所经所历铸就了坚韧和刚毅。
       清楚记得,父母部队在国防施工中时常有叔叔受伤牺牲,有时几个甚至成班的牺牲。那时施工方式落后啊,既没有今天的先进机械,也没有今天的先进技术,能够保质保量完成任务,靠的是叔叔们的顽强精神和年轻气盛的热血之躯。施工靠的是风钻、炸药、轱辘碼和镐锹。那时孩童的我,经常端着小碗,找阿姨采集奶水,为电焊眼睛受伤的叔叔疗伤。一切太原始了,一切太简陋了。不是上级不给他们先进设备,国家已经倾其所有,把最好的机械工具供给了部队。尽管当时国家实在是贫穷,国防建设却是没有丝毫的懈怠,依然按期交付,这背后是成百上千军人的汗水和奉献、鲜血和牺牲。当部队每到一地要先征下一块地皮,预备作为烈士墓地时,真真切切地让人体会到了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叫日月换新天”的浩气“和“要奋斗就会有牺牲”的悲壮。
       可能是过早地见证了流血和牺牲,过多地感悟了服从和执行,看到了坚韧面前无困难,付出之后有回报的结果,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,军人的孩子都多了一股不怕困难、战胜困难的决心和毅力,是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吗?不是;是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吗?好像也不是。这种精神或来自于军人血统的潜移,或来自于部队熔炼的默化。所以,也就每处每事都能从容应对,不一定是最好的,但可能是最棒的。
       虽然现在老人都已离退休,不再佩戴军衔,虽然自己岗位在地方,不再居住部队大院,但内心深处的空间依然塞满“军”的情节。记得有次八一建军节聚餐时问父母,如果再有来生,你们最想干什么,他们异口同声地说:当兵打仗保卫国家,当时我也想,如果有来生,还是要当兵后代!

点评

喃也是军人的后代!O(∩_∩)O~  发表于 2017-3-19 21:01
读了好几遍您之点评,谢谢二代友。很多话都与我笔记本上搜集到的素材一样,众多的老军人们,都经历过国防建设最贫穷又最热烈的年月,您说得对,他们凭得是热血是奉献,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,化作岁月长河中的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38
发表于 2017-3-15 16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得心酸,沉重,父辈们经历的付出的太多,真得不易,现在生活一切都好了,祝福父母亲健康长寿,好好地度一个幸福的晚年

点评

谢谢关注,握手问候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-3-15 17:4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15 1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山泉水儿 发表于 2017-3-15 11:57
不平凡的经历都是一笔财富!

握手谢谢泉水儿,您说得对,每个人都会有存有一次又一次的不平凡经历,或许只有在栉风沐雨中,才会积累起相应的精神财富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